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五十一章 驅狼吞虎

作者:東廠曹公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柴灣附近的別墅中,洪光剛剛掛了電話,就有手下前來通報。

    “洪爺,外面有個叫阿勝的人想要見你,他說他是崩牙駒的弟弟。”

    “哦?”

    洪光神色微動。

    他知道阿勝這個人,他并不是崩牙駒的親弟弟,是崩牙駒出來混時認識的一個小兄弟。

    但崩牙駒視他如同親弟弟,不僅護著他,后來還送他去國外念書。

    聽說這小子從小就很機靈,比崩牙駒聰明得多。

    崩牙駒有很多事都會去問他,讓他幫忙想辦法,他就相當于崩牙駒身邊的白紙扇。

    洪光知道崩牙駒死了,奧門那邊亂成了一鍋粥。

    這個時候,阿勝前來拜訪,還特意強調他是崩牙駒的弟弟,看來是因為崩牙駒的事找上門來了。

    “讓他進來。”

    洪光沖手下吩咐。

    崩牙駒活著的時候,他都不怕,更何況他已經死了呢?

    阿勝只帶了兩個人,但一路走來,面對洪光一眾手下,兩人卻絲毫沒有懼色。

    阿勝見到洪爺,便笑呵呵的上前打招呼,一點也看不出傷心的意思。

    “洪爺!氣色不錯嘛!”

    他和洪光握了握手,一屁股坐在了他對面的沙發上。

    “勝哥怎么有空來看我啊?”

    洪光笑著問了句。

    “哎呦!洪爺,你這是在打我臉呀?在你面前我怎么當得起一個哥字?”

    阿勝姿態放得很低,笑嘻嘻的說:“我剛從新加坡回來,遇到點麻煩事,想請洪爺你幫幫忙。”

    “哦?”

    洪光明知故問:“什么事?”

    “哎!”

    阿勝嘆了口氣,擠了擠眼睛說:“不瞞你說,洪爺,我大哥崩牙駒前些天被人殺了。”

    “還有這種事?”

    洪光故作驚訝,安慰說:“節哀順變呀!”

    “多謝!”

    阿勝嘴上笑著,眼睛中卻一絲笑意也無:“殺我大哥的兇手洪爺你也認識。”

    “是嗎?”

    洪光笑瞇瞇的看著他,閉上了嘴巴。

    阿勝點了點頭,笑著說:“沒錯!就是替你贏了陳松的那個戴著面具的賭客!”

    “哦?”

    洪光笑著問:“那他為什么要殺你大哥呢?”

    “因為我大哥想交他這個朋友,他不肯咯!”

    阿勝眼中閃過一絲殺意,笑容卻更加燦爛:“過江龍,下山虎,在我大哥的地盤上吃了肉,連湯都不分我大哥一口,未免也太不懂規矩了點吧?”

    “是這樣嗎?”

    洪光慢里斯條的問:“葡京什么時候成了你崩牙駒的地盤了?”

    “現在還不是,以后就是了。”

    阿勝輕輕搖了搖頭:“哪怕他不愿意交我大哥這個朋友,也沒必要動手殺人吧?”

    “我怎么聽說,是你大哥先帶著人追殺他,他才選擇還擊的呀?”

    洪光看向他:“我不懂法律,他這樣,算不算正當防衛啊?”

    阿勝瞇起了眼睛,笑容依舊。

    沒想到洪光這么維護他,看來洪光很重視他啊!

    洪光心中也在盤算,阿勝說現在還不是,以后就是了,他這是準備向街市煒動手?

    街市煒背后是何老板,他惹得起何老板嗎?

    何老板手腕很厲害,驅狼吞虎的事沒少干,難道他和何老板達成了什么協議?才敢這樣說?

    阿勝不是崩牙駒,洪光不得不多想一層。

    “我聽說前段時間新義安的朱滔死了啊?”

    阿勝忽然問了句。

    洪光念頭一動,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是啊,我也聽說了。”

    “我在國外時見過他,聽說東南亞地區七成的dp生意都在他的掌控之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阿勝像是隨口閑扯,洪光只是不搭話。

    “他這一死,倒便宜了國外的那幫家伙,我回來之前,新加坡那邊的越南佬和黑鬼已經打得不可開交了,湘港這邊有動靜嗎?”

    洪光笑著開口說:“他是被警方端掉了,風頭還沒過去,誰敢動?”

    “我敢!”

    阿勝直接撂下一句話。

    洪光向后靠了靠,仰頭看著他,心思急轉。

    阿勝向前探了探身子,一手扶著膝蓋:“幾個億的生意,白白丟在那里,多可惜呀?不如讓我接手。”

    “哈哈!”

    洪光笑了:“你怎么接?把你的人都遷來湘港嗎?你信不信你剛上岸,湘港所有的字頭就會把你們趕下海去?”

    阿勝并不生氣,他笑了笑,說:“那不如洪爺你來接手,我出人來幫你。”

    洪光瞇起了眼睛。

    他知道,崩牙駒一死,街市煒和水房賴都蠢蠢欲動,想要吃掉崩牙駒的家底。

    他原本以為,阿勝是為了給自己找退路,萬一奧門那邊不敵,還能來湘港發展,但他猜錯了。

    阿勝的意思是,他來做那條吞虎的狼,出人幫洪光吞掉朱滔死后空出來的dp生意。

    但他為什么要幫自己做嫁衣呢?

    洪光再看向他的目光變得有些復雜:“崩牙駒沒有白疼你。”

    阿勝笑容燦爛:“出來混,是要講義氣的。”

    聽到這句話,洪光忍不住嘆了口氣。

    剛出來混的時候,他也相信這句話,然而這么多年過去了,已經物是人非。

    再次從一個年輕人口中聽到這句話,他心中頗為感慨。

    “他對我很有用。”

    洪光有些猶豫。

    “我對你更有用。”

    阿勝盯著他,步步緊逼。

    洪光手指敲打著沙發扶手,陷入沉思。

    他在權衡利弊。

    阿勝的提議對他很有吸引力,他知道,崩牙駒的手下和崩牙駒很像,頭腦簡單,個個能打,而且很忠心。

    否則,他們也不會跟著崩牙駒肆無忌憚的當街持槍殺人。

    論戰斗力,街市煒和水房賴加在一起也不是崩牙駒的對手。

    這樣一群敢搏命的亡命之徒,愿意供他驅使,這不由得他不動心。

    而且阿勝說得沒錯,朱滔剛剛被警方端掉,新義安也被警方盯著,不敢輕舉妄動,正是趁虛而入的好機會,他的確有些意動。

    良久,他才緩緩開口:“他的名字叫費南。”

    話音剛落,阿勝便直接起身,向著門外大步走去,空中丟下一句:“多謝洪爺!”

    洪光忍不住問了句:“為了一個名字,值得嗎?”

    阿勝沒有停留,大步走出了門外,走廊中飄過一句:“我覺得值就行!”

    洪光笑著搖了搖頭,感嘆:“年輕真好啊!”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捕鱼猎人官网版1.5下载 52大庆麻将玩不了 麻将血流成河怎么胡牌 北京麻将下载免费的 追光游戏 四川金七乐今天开奖号 香车美女捕鱼机 四肖期期中准免费资料 股票新股如何申购 幸运飞艇现金网 广东26选5开奖软件 上海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单机麻将不联网免费 欧冠小组赛积分 哈尔滨麻将免费下载 网上赚钱哪个靠谱 南宁同城游戏大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