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115 梁府情報閣探秘 南風城主府商談

作者:宛陵新月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聽得梁菲兒這般介紹,由這狩獵大會的模式,秦飛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地球上很是火熱的一款游戲《絕地求生》,聽起來兩者之間確實有很多類似之處。

    “嗯嗯,那我們這些參賽者可以選擇進入秘境時的落點么?”秦飛喝了一口漂浮著粒粒枸杞的湯藥,下意識地補充問了一句。

    梁菲兒伸出細嫩玉手,輕輕地按著秦飛的身子坐在椅上,隨即乖巧懂事得替秦飛揉了揉發酸的脖子和肩膀,笑笑道:“這個卻不可以哦,由于南風秘境大陣的約束,我們所有持著南風令的參賽者進入秘境之,時都是隨機落在秘境之中的某個位置,并不能夠自主選擇呢!”

    秦飛心里也是有了些計較,甚至做好了自認為最合適的大會優勝戰略。

    “哼哼,想我最強‘伏地魔’可不是說著玩的,嘿嘿”秦飛將碗中湯藥一飲而盡,自顧自道,看那神色,非常得意。

    下午,在秦飛的執意要求之下,終于得到了梁家長老團的同意,便在梁菲兒的帶領之下,來到了梁家家族內非常重要的機構之中情報閣。

    眼下這條通往閣樓的回廊看似普普通通,樸素淡雅。卻是機關重重,暗哨無數,還有各種隱蔽陣法,若是不知正確的路線,定然會引發這重重機關陣法,落得個萬箭穿心,身死當場的下場,便是尋常元府境界強者也闖逃不過。

    “飛,這次長老會那群老古板居然同意讓你查閱我家情報閣,想必是多虧了我父親昨夜離開時的吩咐哩!不過那吩咐的確不可思議呢!”

    梁菲兒修長光潔玉臂優雅的挽著秦飛的肩臂,兩人步履悠閑,一路上有說有笑,而這時,梁菲兒側過小腦袋,甜甜一笑這般道。

    “嗯,也是,不過也得和我的聰明才智和迷人魅力分不開。”秦飛若有所思,正色道。

    說起來的確有些不可思議,梁雷音夫婦昨夜匆匆啟程趕往帝都天風城之時,卻是留下一個命令在不損害家族利益的情況下,家族中一切資源對姑爺秦飛開放;在不違背原則情況下,家族內一切重大決定都要聽取秦飛的意見。

    須知秦飛雖然入贅到梁家,可也畢竟算是個異姓,而且年紀不過十五而已,按理說心智遠遠算不得成熟,可梁雷音居然不僅將家族資源對秦飛開放,還讓秦飛擁有對梁家大事的決策參與權,可見梁雷音的確是非常信任也開得起秦飛這個贅婿的。

    “就知道吹牛...不過,據說族內情報閣中存放著南風城各大家族的秘莘不傳之事,甚至還有各大家族出色子弟與強者的人物傳記,記錄著他們的修為境界變化、所持兵器、所修功法,性格經歷等信息,甚至是生辰八字都有記錄哦!”

    說起家族情報閣的強大之處,看得出梁菲兒也是十分自豪和小有得意,櫻桃小嘴連連輕啟,說個不停。

    其實南風城各大勢力之中都會有負責搜集整理情報機密的組織,畢竟在這個信息時代,信息資源的重要性不亞于修煉資源,兩者相輔相成,互為依托,掌握信息者往往就能掌握勝利。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們梁家最厲害行了吧。”秦飛說著擺了擺手,有些不耐煩,頓了頓又說,“卻不知道會不會有我的。”

    “嘻嘻,以前未必有,但近來大半年秦郎一鳴驚人,在秦家展露可怕天賦,地位如日中天,而且又是與菲兒有著婚約之人,想必定然是有的。而且考慮到秦郎你的神秘之處,可能那情報機密等級還要高于那白衣神劍秦時羽哦。嘻嘻!”

    梁菲兒把秦飛送到閣樓門口,倩影芳形便停下那,對這秦飛莞爾一笑,輕聲答道。

    “嗯,秦時羽?有點兒意思,說起來,我還真對他感興趣呢。”秦飛揮揮手,示意梁菲兒在閣樓之外等待自己便好,他那深邃的眼眸之中流露精光點點,喃喃兩句,心里卻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也大致在此時,偌大的南風城東域某個極為雄偉豪華的家族府邸之中,一間靈氣繚繞,布置嚴整規矩,頗有些風水陣法講究的樓閣之中,幾個渾身氣息極為內斂而神秘的身形佇立,桌上香爐中奇香云霧裊裊,人影身形來回踱動,不知道在計較著什么。

    “明天就是秘境開啟之日,秘境之中機緣無限,難保那小子不會有再有什么神秘奇遇,如此,對我家族利益定有重大損害!”

    一名身形十分英偉挺拔身形步履停下,一道帶著十足中氣的男子

    聲音傳來。

    “父親大人,為了防止夜長夢多,我們還應該采取行為才是。”一道聽得出年歲不大,許是翩翩少年郎的聲音應聲答道。

    “我兒可有什么計劃?你也知道,昨夜之事以后,蔡南天那廝盯得緊,諸多元府境境界以上武者,已然無法對其出手。”先前那道中年男子聲音再度傳來,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無奈。

    “可靠消息,今晚秦飛必然會前往城主府赴宴,這,就是我們直到秘境開啟之前的最后機會。”

    少年聲音帶著一些陰狠冷贄,若有若無的殺意浮現。隨即,少年身形踱了兩步,看向靠近桌臺一人,“柳大師,今夜,便看你的手段。”

    “族長、少族長放心,只要引他入局,只有能源不斷,老夫保管讓那小子有去無回,且看老夫手段便好。”

    那桌上香爐云霧升騰而起,一道佝僂駝背的身形起身,一道滿含滄桑的沙啞老者聲音傳出,這聲音透露著自信,透露著毒辣。

    南風城城東域,便是宋家的勢力范圍。

    不過秦飛對此自然是毫無覺察,此刻的他又在做些什么呢?

    一下午的觀閱查看梁府情報閣中的各種機密情報,秦飛也是非常疲乏,來不及休息,便已經是傍晚時分,秦飛便又馬不停蹄得動身前往南風城主府。

    南風城主府坐落于南風城地理中心位置,有寬闊道路四通八達直達全城各處,有森嚴護衛嚴陣以待戍守東南西北府邸四門,整個府邸占地面積何止五百畝,上有樓閣萬千,橋廊無數,或是雕欄玉砌,紅墻綠瓦,盡顯豪華氣派;或是淡雅古樸,黑白兩色,縈繞裊裊紫氣。

    “哇,真是氣派啊!這城主府就是厲害,算算城中心這塊地段的超高房價,買下這么大的府邸還不得是個天文數字吶!不知道我什么時候才能告別吃軟飯,買得起這么大的房子。”

    望著眼前這宏偉壯觀的城主府,秦飛難免感嘆一番,又聯想到自己目前還是個入贅女婿身份,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秦飛兄弟,你終于過來了,俺在這門口等你很久,簡直要不耐煩!”

    卻說秦飛剛剛靠近城主府府前有一眾身材魁梧而氣度不凡的帶甲之士森嚴把守著的正大門前,那門后一個正在來回踱著步子的骨瘦如柴卻提溜著兩柄氣勢駭人、體積碩大巨錘身影閃現而出,身形一掠而至秦飛面前,一邊在前帶路一邊嘴里咕囔道。

    這人身形骨瘦如干柴,面容慘白如病鬼,又提溜著兩把體積碩大的擂鼓甕金巨錘而絲毫不被那重量牽絆,這少年身份自然呼之欲出,便是當代南風城年輕一輩第一天才,有著“雙錘將”之稱的蔡天新!

    “哎呦呦,蔡兄弟別扯我,我的手都要斷了!”

    秦飛跟在蔡天新身后,手臂被收了大錘兵器的蔡天新拽著向前走,蔡天新這憨憨嘴里咕咕囔囔,手里也稍微使了些勁,雖然只是稍稍用力,秦飛就覺著自己手臂一陣生疼,幾乎就要脫臼了。

    “秦飛兄弟,昨夜托你的福,俺可終于是打得爽快,夠勁兒!”蔡天新也不管秦飛叫苦不迭,大大咧咧的拍了拍秦的肩膀,一下簡直要把秦飛拍一個大跟斗。

    秦飛趕緊擺擺手,離蔡天新遠了一些,眉頭皺了皺,“蔡天新兄弟真是厲害啊!簡直是無敵有沒有!我秦飛愿意稱你一聲最強!”

    “好好好,那咱們再去打一場,再讓俺打個翻天覆地再說!不如咱倆切磋一番,正面碰碰如何!”

    “以后再說,以后再說,啊,別別別,我哪里是蔡天新兄弟的對手,蔡兄弟你一錘子就怕我錘散架了,頂不住頂不住!”

    秦飛趕緊拒絕,頭擺得像撥浪鼓,開玩笑,今天自己是來喝酒吃飯的,可不是來找打的。

    要知道有無盡之刃在手時,蔡天新還放水的情況下,秦飛也接不住蔡天新三錘就要落敗,這會兒自己拿著一把以輕盈靈動出彩的綠云劍,正面硬碰硬,估摸著蔡天新一錘就要把秦飛錘得吐血。

    “那啥,蔡兄弟,蔡叔叔是不是有事情找我啊,趕快帶我去吧,別過會誤了飯點,耽誤了我回家的公交車可就不好了...”

    看得出蔡天新還有不放棄找自己打架的念頭,秦飛先聲奪人,立刻出言提醒蔡天新這憨憨。

    蔡天新撓撓頭,忽然想到了父親交代自己的任務迎接秦飛并且將其請

    到父親面前。于是蔡天新呼地一拍腦門,又重重地拍了拍秦飛的肩膀,“對啊對啊,你看俺這腦子,俺這就帶你見俺爹,跟我來!”

    秦飛:“哎呦呦,你使那么大勁干嘛,這得虧是我啊,要是換成那啥碰瓷的老頭老太太,就順勢往這地上一躺,不訛你個千八百萬元石那都算客氣的...”

    南風城主府府邸果真是樓閣萬千,橋廊巷道不可計數,內有假山怪石千座,水池噴泉萬泓,即便已是深秋,府中樹木依舊蔥翠,花開百朵,各有芬芳。

    也不知道經歷了怎樣一番七彎八繞,橫穿豎插,秦飛終于被蔡天新領到一所非常古樸淡雅的閣樓門口,此處青石臺階之上竟然已有苔痕,印著白紙黑墨毛筆字的楹聯迎風輕輕飄揚,整體來看,頗有些飄逸出塵的世外高人寓所雅間的風范。

    “俺爹爹就在里面,秦兄弟,你且進去便是。”向來“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蔡天新的神色此時竟然難得有些忸怩,眉宇之間稍稍擰著,這是緊張畏懼的表現。

    蔡天新將秦飛領到這閣樓門口,身形便停在那,并不進去。

    秦飛心里倒是稍微有些詫異,沒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蔡天新也有害怕的時候,

    不過......

    秦飛眼光在蔡天新渾身上下打量了一番,似乎是發現什么,當下心底有些在意。

    面見大佬,自然心里稍微有些緊張,秦飛便懷著有些忐忑的心情推開稍微掩住的梨花木門,走進了閣樓。

    且看這樓閣不過兩層而已,內裝飾極為簡樸淡雅,四面墻壁潔白平整,一樓開前二后一三扇窗,屋中一張方桌,幾把木椅,桌上一套茶具,一件升起氤氳煙霧的熏香。

    “蔡城主好,小子秦飛,特來應邀拜見蔡叔叔。”

    一進屋,秦飛便向著坐在椅上、全神貫注地看著桌上一本典籍古書的身形恭謹地彎腰下拜。秦飛嘴里倒很甜,前后間悄然將稱呼由“蔡城主”換成“蔡叔叔”。

    “嗯,好,坐下吧。”蔡南天也不抬頭,聲音很是平淡,聽不出情緒變化。

    秦飛也不客氣,當下抽出一把檀木椅,就一屁股坐了上去,“好的,謝謝蔡叔叔。”

    本以為蔡南天城主既然找自己過來,自然會率先說明事情,不過看來許是蔡城主看書看得非常投入,倒是也沒有開口說話,于是閣樓內的氣氛便陷入了有些詭異的寂靜沉默。

    許久之后,秦飛有些坐立不安,這蔡南天大佬究竟葫蘆里賣得什么藥哩?不過秦飛心里倒是有些話想說,于是稍微組織了一下語言后,秦飛便起身而立,非常誠懇道:

    “蔡城主,首先,小子秦飛有四件事情需要感謝與您!小子在此拜謝。”

    秦飛話音未落,便非常恭敬的彎腰下拜,模樣倒是非常懇切。

    “哦?四件事,哪四件事?說說看。”蔡南天倒是來了些興趣,抬起頭,饒有興致地問道。

    蔡南天的面貌并不出眾,一張大眾臉與普通中年男子真的沒有什么區別。但是,蔡南天的一雙眼睛卻是非常深邃,叫人難以看透。

    秦飛頓了頓,招牌性地伸出四根手指,隨即開口道:

    “第一,昨夜蔡叔叔那番話,尤其是不允許元府境強者出手無異于是對小子巨大的幫助了,這點顯而易見,不用細說,小子萬分拜謝!”

    “第二,考慮貴府墨鋒衛的性質,想必僅憑蔡天新的身份是無法調動的,昨夜墨鋒衛趕到自由廣場援助與我,必定是得到您的首肯,此為小子應當拜謝蔡叔叔理由之二。”

    “第三,蔡叔叔能夠告知小子當時吾未婚妻梁菲兒的下落,雖然只是大致方向,但仍然對小子救下菲兒起到重要幫助,此為理由之三。”

    秦飛說到這,便是頓了頓,希望能夠得到蔡南天城主的反應。

    “嗯,繼續說,第四點呢?”蔡南天略微思索數息,似乎對秦飛起了興致,手里典籍隨意地翻過一頁,微微點頭,余光掃了秦飛一眼,示意其繼續說下去。

    畢竟秦飛所說的三點都是顯而易見的三件事,而倒是讓蔡南天感興趣的,是秦飛接下來要說出的這件事。

    那么究竟是什么事呢?請看下回分解啦!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捕鱼猎人官网版1.5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