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365·勾引你,用鞋敲(1/2)

作者:非求
幼體人皮蠅雖然在防御強度和特異能力上很薄弱,但卻有著咬穿三級戰斗服的牙口,據此判斷,其母體,或者說本體很可能有四級以上的實力水平。

所以當張梁找過來,詢問是否需要幫助時,明顥果斷把他攆回了家,情況不明,他又幫不上忙,還是回家照顧好母親為上。

“你打算怎么找到那東西?”寒微雪輕聲問道,不自覺地打了個哈欠,揉了揉眼角。

“這蟲子既然是一個本體上分離出來的一部分,必然與正主存在聯系,這種聯系很微弱,我沒能順藤摸瓜找到方向……不過有這種微妙的聯系存在,如果讓這蟲子受到強烈的刺激,說不定可以將這聯系放大,將本體引誘過來。”

說著,明顥撓撓鼻子,若有所思地望向盤旋在半空的青魚。

“你是想……用你的血來勾引它?”寒微雪順著他的視線望向青魚,很快有所明悟。

“嗯,或許可行,值得一試……不過青魚不能在這,會令對方起疑,你還是去周圍轉轉吧。”

明顥命青魚遠離聚居地,而后提起掛在手上的金屬牢籠,晃了晃,里面的半截蟲子發出吱吱的叫聲,表達憤恨與敵意。明顥笑笑,指尖出現一滴血珠,將晶瑩紅艷的血液滴在金屬籠外面。

那蟲子充滿敵意的嗡鳴戛然而止,用僅剩的一對爪子拖動殘缺不全的身軀,艱難爬行,試圖接近那滴血珠,可牢籠相隔,它無法觸碰到。

這只人皮蠅像是只差一寸就能夠到肉骨頭的餓狗一樣暴躁,像是拼命想要鉆透皮肉吸食到甘甜鮮血的水蛭一樣扭動起來,不知為何,這小小一滴血液對它有著致命的誘惑。

明顥搖晃了兩下金屬籠,在那蟲子憤怒的尖叫中抹掉了血珠,貪婪渴望卻不可得,焦灼讓蟲子微弱的靈性波動變得劇烈,傳遞出了一條隱晦的信息。

“成了,正主受到引誘,應該會來,接下來就是等待……嗯?”明顥輕聲自語著,突然頭頂一沉,抬眼去看,發現寒微雪軟軟地趴在了他的腦袋上。

寒微雪的手臂本能尋找著溫暖,抱住了明顥的臉,雙眼似開似合,隱現的眸子迷離朦朧,朱唇微啟,伴隨著低微的呼吸聲,一滴晶瑩的涎水滑落嘴角。

“睡著了?這么突然?”明顥不禁啞然失笑,“不過也對,四五天沒合過眼了,以她的身體素質,早該累了。”

明顥放緩了步子,思量一番,心念展開,尋找柳明志的住所。

“柳叔,那個,她睡著了,能不能借房子用用?”明顥靦腆微笑著,對柳明志請求道。

“你這小子,不是說讓大家回家禁足嗎?你把小媳婦放我這,讓我上哪去?”柳明志是個老成的人,覺得有些不便。

“柳叔,您去張梁家住啊,照顧伯母不是正好?別拒絕,我知道你一百個樂意。”

“我樂意什么樂意,人家病好了,兒子也回來了,我去干什么……”柳明志瞪著眼低聲叫道,老臉發紅,分明有些窘迫。

“柳叔您跟我還瞞什么?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您看伯母那眼神可把心事都說出來了,反正一個未娶一個守寡,天造地設嘛,什么時候確定關系?張梁那里您放心,我去說。”

“閉嘴閉嘴,房子給你了!”誰也沒告訴的秘密就這么被剝了遮羞布,柳明志臉上掛不住了,慌忙去捂明顥沒把門的嘴。

“嗯……嗯?”寒微雪被驚醒了,茫然四顧。

“微雪,你太困了,好好睡一會吧,借柳叔家用用,行嗎?”明顥輕聲問道。

“哦……謝謝叔叔。”寒微雪不好意思地對柳明志笑笑。

“謝什么,別嫌棄我老光棍的破窩就行。”柳明志擺擺手,把自己的床簡單收拾收拾,勉強整潔些,便轉身出了屋,臨了還給明顥使眼色,“別在我家干壞事。”
本章未完,請翻下一頁繼續閱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頁>> (快捷鍵→)
捕鱼猎人官网版1.5下载 河北20选5最新开奖结果 000725京东方股票行情 四川快乐十二任五推荐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开奖公告 上海时时乐万能两码 配资炒股提不了现 北京pc蛋蛋28规则 中国股指期货配资网 2017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 好彩1开奖 每日推荐股票 湖北11选5今日开奖 彩发发1.1安卓系统8 中国体彩海南飞鱼开奖结果 河南快3开奖结果 开奖历史 内蒙古11选5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