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章 心理博弈(1/2)

作者:吹笛子的貓
那人帶著龍君塵穿過了長長的長廊,這長廊都是葡萄架子搭建而成,頭頂就是成熟可摘的葡萄,誘人的香味令人沉醉g。

龍君塵和那個保安七拐八繞,一直走到了這個長廊的盡頭,龍君塵才能重新看見天空。

龍君塵就看到有一個裹著皮夾克的男人斜靠在板凳上曬著太陽,那人把龍君塵帶到此處,和穿著皮夾克的男子說了兩句,一拱手,就離開了。

這個男人,正是莫邪的櫻木上忍,櫻木灰。

櫻木灰仍然舒服地躺在懶人椅上,一只手把玩著一串佛珠,竟然指了指身前的一個圍棋棋盤,示意龍君塵坐下。

這局圍棋已經走到了中盤,但是一看就是殘局,白棋氣短,棋型歪歪扭扭的,并不好看,但是占領的空間很大,但是如果對殺很有可能會被黑旗盡數殺盡。

龍君塵瞇起眼睛,數了數棋盤上棋子的個數,黑白一樣多,該黑棋落子了。

而擺在龍君塵面前的,正是黑棋的棋子,這模樣,看來是該自己落子了。

龍君塵用食指和中指夾起一枚棋子,瞇起眼睛,仔細計算著,過了一會兒,他嘿嘿一笑,輕輕將棋子落在了目外上面,只一瞬間,本來看起來奄奄一息的黑棋就像是活了一般。

櫻木灰雙目一凝,抿著嘴唇思索了良久,忽然,他瞳孔一縮,本來手里拿著的白棋叮當一聲掉在了地上,他抬起頭來,看了一眼噙著微笑的龍君塵,無奈地說道:“你小子,還是這么狠,一點活路都不給啊。”

櫻木灰說的是日語,龍君塵完全聽得明白,而且同樣用了一口流利的日語回答道:“承讓,好久沒下棋了,你這讓我走一步就走完了,實在是不痛快啊。”

“你回神州國多久了?”櫻木灰重新靠回到了椅背上,兩手交叉放在肚子上,問道。

“有一段時間了,不干那些打打殺殺的事情了。”龍君塵嘆了口氣,說道。

這兩人啊,有一種冥冥之中惺惺相惜的感覺。

“怎么,你是在勸我離開莫邪,還是在諷刺我,啊?”櫻木灰神色如常,笑笑說道。

“我沒那意思,我只是說我不干那些事情了。”龍君塵點燃了一根香煙,說道。

“不干了?我看不見得吧,說實話,你的政治手段,可比殺人手段厲害多了,你真正和和氣氣生活的時候,我覺得,死的人更多吧。”櫻木灰挖苦道。

“嘿,你這小子,還學會挖苦人了?老伙計,咱們也有段時間沒見了,你覺得,當初我做得對嗎?”龍君塵輕輕嘬了口煙,問道。

“什么事?”櫻木灰佯裝不知,問道。

“你心里比我清楚什么事情,就是刺殺神州國高級軍事顧問那次任務。”龍君塵白了櫻木灰一眼,這小子,非得自己把話挑明。

“你還在糾結這件事情嗎?”櫻木灰望著那被烏云遮蓋住的太陽,說道。

“你呢,不是我們國家的人,你就平心而論,我這么做,有錯嗎?”龍君塵問道。

“這么跟你說吧,作為莫邪的人,我必須告訴你,背叛組織,沒殺你,已經是最大的仁慈了,你可不要想著組織會原諒你,但是,我如果站在你的立場上,也會這么做,我的回答,你滿意了嗎?”櫻木灰兩條腿慵懶地斜搭在一起,說道。

“你說話還是一套一套的,你就說我做得沒錯能死嗎?行了,我來呢,是有些事想要問你。”龍君塵終于是把話題拉了回來。

“什么事?不會你要叫我幫你殺人吧?你都殺不了的人,還是別指望我咯。”櫻木灰把玩著手上的佛珠,笑著說道。

“你就別陰陽怪氣了,我知道你一直不服我,咱們現在說這些也沒什么意義,我來呢,沒別的目的,就問你一件事,你到銀海市,來做什么?”龍君塵說完,目光如雷
本章未完,請翻下一頁繼續閱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頁>> (快捷鍵→)
捕鱼猎人官网版1.5下载 股票实战论坛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论坛 招商证券智远理财平台 南平股指期货配资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网站 中科三环股票股吧 陕西体彩11选五技巧 炒股经历 河南福彩快三推荐预测 亚洲彩票登录app下载 四不像必中一肖动物图 广西快三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a 河南快三开奖和值走势图 刘伯温期期准选一肖百度一下